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广告 >

电视行业不景气,谁是“隔壁老王”?

2019-12-09 00:00广告 人已围观

简介【随着千呼万唤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公布,在各个领域都引发了热烈、广泛的讨论,其中广电系统的机构改革自然也不例外。 为此,我们选取了中国艺术研究院孙佳山老师在2016年...

【随着千呼万唤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公布,在各个领域都引发了热烈、广泛的讨论,其中广电系统的机构改革自然也不例外。

为此,我们选取了中国艺术研究院孙佳山老师在2016年年末在北京大学“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媒介与文化研究”研讨会上的发言稿,为深入探究即将到来的广电系统机构改革的内在制度逻辑和下一步可能的发展方向,提供有价值的借鉴和参照。】

我是严格按照题目准备的,“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媒介与文化研究的跨学科与反学科”,这个题目看似很长,其实有着很强的现实指向,我就以这两年一直争议不断的“唱衰”电视为切口,来和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思考和感受。

当然,电视被“唱衰”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前一阵传媒大学的胡正荣校长也说过,电视台很快就会变成财政全额拨款单位,到2020年之后用不了多久电视的频道制可能都要被取消了。

500

电视(图/视觉中国)

确实,这个行业这几年发生了太多事情,以至于不管关不关心这个行业的人都或多或少地能感受到,电视正面临着以BAT为代表的视频网站的竞争和冲击,数字资本正在强势介入到这个行业。但是非常尴尬的是,我们发现如果按照我们传统的学科框架来分析,总是差点意思,一般到最后都会变成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逻辑修辞,无论站在那一端,最终结果都是不欢而散。

总的说来,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正在于,如果我们按照传统的学科框架,恐怕无一例外的会陷在以下两组二元对立之中。一个是“网台”,也就是视频网站和电视台之间的二元对立,强调是视频网站“搞”了电视台;一个是“资政”,也就是资本和政府之间的二元对立,强调政府应该对资本予以管控。

显然,现实情况早已溢出了或者根本就不在这两组二元对立之中,要不然也不至于吵到现在也分不出个头绪。在这场持续了有几年的纷争背后,通俗地说,就是还没搞清楚到底谁是电视行业的“隔壁老王”。

500

所以按照第一组二元对立来看,那显然是以BAT为代表的视频网站啊,而且从现象上看证据也太多了。

我们先看看基础数据,2015年所有视频网站付费用户的总付费金额为25.6亿元,这是什么概念呢?一个行业在这块收上来的钱尚不足以让前6名的主流视频网站当中的任何一家盈利。而电视行业虽然全国的有线电视费也不增长了,再不济也还有小1000亿的广告市场份额,所以在这真金白银的较量下,说视频网站是电视行业的“隔壁老王”显然是无稽之谈,何况现在的视频网站还在烧钱阶段,理论上讲资本一旦断供了游戏也就结束了。

但是在这里一定要说明的是,大家可真别觉得这小1000亿钱多,这可是整个电视行业的盘子,啥概念呢?仅就34家省级卫视的综合频道而言,他们现在面临的是什么样的经营状况呢?

现在一部大IP的电视剧或者电视综艺,2、3个亿都是起步价,每年单买电视剧的钱对于一个还想提高收视率以争取更多广告收入的省级卫视来说,都有20个亿,更何况还有综艺呢......就按平摊算的话,这1000亿都不够34个省级卫视综合频道一年的支出,所以我们只要拿出手机里的计算器就能算出这个行业的钱够不够花,开玩笑说,这个营收水平恐怕去银行贷款都费劲吧。

500

平心而论,如果纯粹按照技术标准的发展演化来说的话,以视频网站为代表的新兴传播媒介最终取代已经沦为传统媒体的广播电视行业,这本身没什么问题,就像当年电视取代电台,早晚都会发生,和人的主观意志没什么关系。只不过结合我国特殊的国情来看,这个过程会不可避免地伴生着一幕幕非常混乱的“撕×大战”。

那么问题就来了,到底谁是电视行业的“隔壁老王”呢?

如果说视频网站不是电视行业的“隔壁老王”的话,那么谁才是真正的“隔壁老王”呢?或者说到底是什么力量将视频网站推到了前台,让大家误以为他们就是“隔壁老王”?这个套路还真的挺深。

我们还是按照数据说话,来看一组看似不相关的数据,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2015年的总收入是6612.8亿元,有2.78亿用户,它们自己推出的IPTV、OTT这些各种盒子的用户数量是8000多万。

通俗地说,他们总用户的1/3都在通过互联网而不是广电系统的有线电视在看电视。而广电宽带则只有1000亿的收入,仅仅相当于三大运营商它的1/6;通过广电宽带看电视的人则只有2000万,仅仅是三大运营商的1/4。

通过以上这么简答的数据分析就足以充分说明,对于电视行业来说,现实也太残酷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这三大运营商并不生产电视内容,他们仅仅是通过互联网数据传输来做电视内容的“搬运工”,就碾压了电视行业,难怪电视行业不断在走下坡路。

500

三大运营商资料图(图/新华网)

所以,电视行业的真正“隔壁老王”恐怕是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这三大运营商,以BAT为代表的视频网站在一开始也不过是以互联网数据传输的方式来做电视内容的“搬运工”,而近年来他们的野蛮生长则在相当程度上补齐了三大运营商的“内容”短板。

到这里,我们就能清晰地看到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复杂性,为什么文化研究要跨学科和反学科,因为按照刚才说的传统学科框架下的那两组二元对立来看的话,根本不能进入到今天的现实。一是视频网站不过是“搬运工”和“马前卒”,他们还远远构不成这个格局中的主导力量;二也不是简单地国家节制资本就能解决的问题,三大运营商和电视行业哪个不是国家的?

刚才的粗略数据分析已经充分说明,整个广播电视行业其实都没有三大运营商的任意一家玩得开,这个差距实在是非常惊人,因此,在这里我们再简要梳理一系列政策的时间链,会看得更清楚。

2016年11月,中宣部下发了《关于加快推进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方发展》这一重要文件,要干嘛呢?就是因为“隔壁老王”太强大了,电视行业正在发出最后的吼声,他们试图团结起来拼死一搏。

具体就是国家广电宽带打算在2020年,完成对10家已经上市和20家还没有上市的省级宽带公司的入股工作,尤其对于没有上市的20家省级公司,明确提出了49%的入股比例。

大家知道,1999年分税制改革之后,中央和地方财政是分开的,每个省的情况也非常不同,这项工作的资金规模最最保守估计也要有2000亿人民币的投入,何况对于上市公司的入股其实是很麻烦的——万一人家到时候股价涨了呢?计划哪里有变化快。

然而现实更残酷的是,当广电总局把这个报价非常厚道的2000亿的方案报给财政部的时候,你们知道财政部给拨了多少钱?45亿,这简直是不能再辛辣的嘲讽。按照刚才的分析,这45亿够干嘛的?

500

所以你别看2016年5月,广电总局拿到了第四块互联网运营商的牌照,这虽然是中国广电史上的一件大事,但对于现实的改变还是太过九牛一毛——这个牌照到手还没到一个月,人家中国联通就宣布要打击“穿透流量”——换一个表述就是即便你电视行业现在有了互联网牌照,在你们的网络搭建完善之前,“过路费”该交多少还是多少。

广电的“内容”只要想在网上传播,以刚才的那个数据分析的结果来看,就还得实际上继续为三大运营商“打工”,这就是中国电视行业正在面临的残酷生存真相。

 综上,数字资本主义时代的媒介问题的复杂性,内在地要求着我们的文化研究必须跨学科与反学科。不仅互联网不是铁板一块,数字资本也不是铁板一块,国家内部更不是铁板一块,这中间有着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和格局。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要充分意识到危机的严重性,是不是高校和科研机构里的思想观念和研究范式被现实甩的太远了?有太多东西事实上都处于我们的认知之外,电视行业的悲哀一样也适用于我们。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经略网刊”)

免责声明

Tags: 不景气  谁是  行业    隔壁老王    电视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691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