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洞察 >

年报喜忧参半,破圈一年,B站成了谁的B站?

2020-04-05 00:00洞察 人已围观

简介B站最懂为爱发电,但投资人更擅长的是用脚投票。 作者丨韩小黄 编辑丨顾盼 制图丨刘琪 韩小黄 来源丨AI蓝媒汇 “破圈”一年,B站的营收还是没有跑过亏损速度。 3月17日晚,B站发布...

500

B站最懂为爱发电,但投资人更擅长的是用脚投票。

作者丨韩小黄

编辑丨顾盼

制图丨刘琪 韩小黄

来源丨AI蓝媒汇

“破圈”一年,B站的营收还是没有跑过亏损速度。

3月17日晚,B站发布了2019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报告,整体来看总营收达到67.8亿元,同比增长64%,Q4营收达到20亿元,同比增长74%。

亏损持续扩大,Q4净亏损为3.87亿元,同比上涨103%,全年净亏损13亿元,同比上涨130%。

总体来说,超过市场预期,但亏损的增长大幅超过营收增幅。

用户付费意愿在增加,营收结构持续优化,亮点之中亦含隐忧。在“破圈”这件事上,步调过于稳重的B站,刚刚走出舒适圈,就又被推向了十字路口。

01

资本市场不为情怀埋单

B站最懂为爱发电,但投资人更擅长的是用脚投票优盈2注册。

没有人会怀疑B站对优质内容把控的能力,只优盈2不过靠优质内容产生几何级收益的期待尚未发生。

2019年的最后一天,B站为所有用户及二次元粉丝送上了一份年末大礼——“最后的夜晚”跨年音乐会。

这台跨年晚会的口碑毋庸置疑,几乎所有观众对其的评价都是——有心、有意、有情怀。

从国内顶流,到国内外艺术家,再到站内大V和泛二次元内容,B站在节目的选择和编排上精准的踩在了所有年轻人的兴奋点,算是照顾到了B站所有用户的口味。

500

从二次元小众,到大众娱乐,这台晚会不仅是B站回馈用户的大礼,更重要的一点是向投资人展示了其“破圈”的实力和决心。

资本市场也第一时间给出了积极反馈,晚会播出后的一周内,B站的股价从18.45美元/股一路涨至23.84美元/股,涨幅达到30%,随后一直在25-28美元的高位徘徊,市值一度接近100亿美元。

跨年晚会的“炸裂”仿佛是一次为爱发电——那正是小破站最能牵绊用户的气质,但可惜的是,作为资本市场的一个标的,后者必须接受投资人用脚投票的现实。

毕竟高口碑的背后,隐藏的是巨大的成本消耗。

财报显示,2019年度B站的Q4净亏损为3.87亿元,同比2018年Q4的1.9亿元扩大了103%,主要原因来自于线下活动营销费用的增长。

B站第四季度的营销费用为4亿元,同比增长127%。年度营销费用攀至12亿元,同比2018年增长104.6%。

最终,B站的年度净亏损达到13亿元,同比2018年的56.5亿元,激增了130%。

500

而相比一整年的重金投入,无论是用户量还是营收都显得太过平淡。

截至2019年12月31日,B站的平均月活跃用户(MAU)为1.3亿,其中移动端仍是主力,达到1.16亿,两项数字同比2018年分别增长40%和46%,相对疲软。

营收方面全年达到67.8亿,同比增长64%。单独看来算是不错的情况,但与三位数大涨的亏损及营销费用等对比来看,就没那么亮眼了。

赚钱的速度比不上花钱的速度,这才是B站在资本市场始终不温不火的原因。

02

B站究竟该成为谁的B站?

一切不能真正推动盈利的用户增长都是耍流氓,不,是搞慈善。

B站之所以急于“破圈”,正是想通了仅在小众圈子里维持姿态终究无法满足投资人的胃口,否则就要重蹈“前辈”A站的覆辙。

众所周知的是,若不是A站太不争气,B站创始人徐逸也就不会“脱粉回踩”,直接搞出一个竞争对手,且现在二者远不能同日而语。目前A站的月活数甚至比不上B站旗下算不上主力军的B站漫画,而很多95后二次元用户甚至不知A站为何物。

500

即便是被快手10亿收购之后,后者这一年来也未见太大起色。

想来这10亿对快手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大数字,还不及春晚的一次广告费。

技术宅缺乏经营头脑,始终没有为A站探索出一项稳定健康的盈利模式,终年在版权夹缝中躲躲藏藏,加之外界传闻的长达10年的“内斗”,成为了A站没落的综合原因。

而理论上讲,曾经是A站粉丝的徐逸,也算技术宅属性,极有可能复制前者的“悲剧”。但好在他找到了

技术宅属性退居二线,运营者属性凸显出来,这才让这个原本可能重蹈A站覆辙的小众社区,变成了一桩能够变现优盈2登录的生意。

只不过这种转变也是温和的,始终无法斩断与“同好”们的羁绊。

而资本化的过程往往伴随着口碑的下降,诸如微博、知乎、豆瓣等,所以B站商业化运作以来,始终在小心翼翼地控制爱与钱的平衡。

但登陆资本市场以来,面对股价的重压,B站也不得不在去年开始变得激进,将“破圈”视为年度KPI。虽然成绩平平,但也不是没有突破。

付费意愿的增强,算是一个喜讯。

500

众所周知,长视频领域,尤其是习惯了早年间A、B站盗版资源的用户来说,能够主动为内容掏钱,难度不小。爱优腾的做法,是用广告和版权两个形式刺激付费,而B站直接舍弃了前者,手中的砝码就只剩版权。

截至2019年12月31日,B站平均月付费用户(MPU)达到880万,同比增长100%。人均月活收入(Revenue per MAU)为15.4元,同比增长24%,这其中非游戏类的贡献最为明显,为8.7元,同比增长83%。

人的角度,除了单纯的用户,还有一个重要指标就是UP主(内容生产者)的增长,超过100万UP主的月内容产量约为2.8个,但占比平台总播放量的91%。“网红”效应,或许也为B站后续又开辟出了一种盈利的可能性。

这也透露出来另外一个喜讯——B站对游戏业务的依赖程度在降低。

不仅深陷二次元,去年的这个时候,IPO一年的B站还在被诟病只是一个游戏公司。全年营收的7成以上都仰仗游戏业务。

而截至去年底,这个比例被压缩到53%。

500

取而代之的是对直播等其它增值业务的探索。2019年度,B站的直播及增值服务营收为16.4亿元,同比2018年大涨180%,占比营收总额24%。对此B站并未直接点明增长的主因,但或多或少与其斥巨资买下英雄联盟三年赛事独家转播权,以及挖来“斗鱼一姐”冯提莫存在联系。

但抛开内容属性不谈,直播赛道的巨头已经够多了。即便B站的收入结构趋于健康,但每一项都不具备特别的竞争优势,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就迎来增长瓶颈尚不得知。

归根结底,B站的独特性,依旧是泛二次元及Z世代的内容属性,用户粘性是其目前最大的法宝,“破圈”是现阶段的必选项,但若是把控不好尺度,很可能牺牲会牺牲标签和用户粘性后,面临和爱优腾一样的同质化竞争。

鱼与熊掌,总是难以平衡。

引用网友的一句评价,B站的定价权在华尔街的60后、QDII的70后投总和80后的基金经理手里,不在Z世代手里。最重要的,是要让前者相信其可以通过Z世代完成盈利这个故事。

这是风险,也是机遇。

Tags:

上一篇:李斌的三次悬崖勒马

下一篇:没有了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18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